有趣的文章1

小时候快放寒假时,我妈买了只小母鸡,准备给我炖汤喝。

结果第二天它下了个蛋。我妈很惊奇,因为这种鸡大都是养鸡场里淘汰掉不怎么下蛋的母鸡了,那一身肉是它最后的剩余价值。我妈就决定再让它活一天。

第三天它又下了个蛋。我对它来了兴趣,蹲在旁边给它喂吃的,发现它一点儿也不怕人,乖巧地让我摸,不像我从小到大见过的那些鸡,傻精傻精的又馋又躲人。甚至喂了几次以后,它就认准我了,走哪儿跟我到哪儿。       我就央求我妈妈,不管它以后还下不下蛋了,都不要杀它。我妈看我喜欢得紧,就答应了,她也觉得宠物鸡有趣,“是个玩意儿”。虽然它再也没有下过蛋了。(两颗蛋救了自己的命(。ì _ í。))

大家差不多都会对愿意主动接近自己的小动物多几分爱怜吧,这只小母鸡的亲昵让我觉得特别惊喜。从那之后,它只认我,亦步亦趋跟着我,不管我是不是喂它。

我妈说它是养鸡场铁笼子里养大的鸡,每天在狭窄的笼子里等着被喂,见惯人了,不怕人,而且傻。

可是她后来也喂它,它还是只粘我呀。怎么会傻呢?我搬了凳子在院子里晒太阳,它就依偎在我脚边儿。我的旧衣服给它做了窝,它就知道那是它的小家,不许猫狗卧。我一放学回家,它就站我旁边一步也不离开。

鸡没有表情,没有能摇的尾巴,但我就是能感受到它在高兴。

小伙伴都很惊奇又羡慕我有一个跟别人不一样的宠物。

到快夏天的时候,我放学回家,发现怎么也找不到我的鸡了。房前屋后,院子里外,没有一点儿踪影,我怎么叫也没有回应。

我急得快哭了,问我妈,我妈实在瞒不下去,才告诉我,我二爹(二叔,我亲叔叔)家要盖房子,招待包工头,把我的鸡捉去杀了。他家一向爱占便宜,说是反正我家买了鸡一直不吃,放着浪费。我妈不同意,他们还是把鸡逮去了。鸡那么呆,他们抓它它甚至都不跑。

我那时急疯了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眼泪鼻涕一大把张着大嘴嚎啕,蹦着去我二爹家里要他赔我的鸡。我花妈(二婶)装出一副好笑的样子,打趣我为一只鸡哭,太憨了。

后来一大帮子人来安慰我,七嘴八舌骗我说以后会再赔我一只。——就算赔也不是我那只养了半年的鸡啊。

再后来就不了了之。

我讨厌他们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